玛多在线,玛多新闻网,玛多信息网,玛多信息港,玛多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玛多历史 >

一段历史用什么视角去呈现

时间:2018-01-13 21:1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小灰灰网络
一段历史用什么视角去呈现,

(原标题:一段历史用什么视角去呈现)


《大寒》****海报。


青年大妮和老年大妮(剧照)。

2018年新年伊始,根据侵华日军****力受害者真实经历改编的****《大寒》摆在公众面前有两个最直观的问题:一段历史,该用怎样的视角去呈现?一段沧桑,该用怎样的勇气去直视?面对这部山西本土****,尤其是一部以侵华日军****力受害者真实经历为范本而创作的剧情片,一**睾跤谏轿鞅就凉适碌娜****,它为我们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,也为山西本土****的发展打开了一条纪实风格与艺术****全新融合的探索之路。
  1月12日该片在全国公映,记者采访了该片的诸位主创,带你一起了解这部晋字牌全新****背后的故事。

  导演张跃平:
  这是一部让你释怀的****

早在2015年,听说张跃平导演在阳泉拍了一部《大寒》,记者就给他打电话,那是他最难的时候,因为片子拍出来了,可是剪辑了几版都不是他想要的。2018年,当记者见到张跃平时,《大寒》终于问世,但站在台前的他,总感觉欲言又止,有话说不出。1月11日午间,《大寒》上映前一天,张跃平终于闲下来,他说看了本报之前的报道很感动,想找个懂他的人来聊聊,他也想像剧中的“大妮”一样,把自己心中的“**疙瘩”放下。
  “拍这部****的初衷,不是想呈现更多的苦难和屈辱,是想让这些慰安妇老人以及张双兵心里的苦难能够抒发出来,让这些**疙瘩不仅靠自己的体温融化,而是靠大众的**融化。”当初做这部****,也是张跃平对于张双兵过往经历的一种态度表达,他知道,张双兵这条路走得苦,走得艰难。“多年前就知道了张双兵的故事,我是一步步看着他从一个原本健谈的人变成少言寡语之人的。为了记录慰安妇们的过往,他找到了127位老人,却眼睁睁地看着126位老人相继离世。我问过他, 老人们走了,官司输了,你心里难过不? 他告诉我说,他难过,甚至想过 活着还有什么意义? 就是冲这句话,我有了拍这部****的念头,因为作为中国人,我们需要铭记历史,对于历史的记录者要有一个态度。”张跃平的话,掷地有声。
  张跃平是个跟自己较劲的人。2015年,《大寒》拍摄完成,剪辑出来一个****,让张跃平期待的心情瞬间跌落谷底。“我的追求,是想让每一幅画面都成为历史的记忆,所以必须让这部片子成为一部 完美 的作品,能够拷问人的心灵。”于是,张跃平陷入了周而复始的创作、剪辑当中,一遍又一遍,一次又一次,他足足气走了3个剪辑师。因为经费紧张,张跃平决定自己干,他搬了****箱方便面,把自己关进一个宾馆里,一个月足不出户,硬生生把自己逼到了失眠,逼成了抑郁症患者。直到某一天他突然想到,为什么不把影片的开头当成结尾?这种对于美好生活的回忆和憧憬,难道不是《大寒》的立意所在吗?“****中,老年大妮放下了,她选择了原谅,她穿上结婚时的红棉袄,走到了自己丈夫的坟前诉说衷肠,她坦然接受了自己的 不干净 ,其实这都说明大妮放下了,可是我们是否能放下?”或许,正如张跃平所说,《大寒》是一部释放**的****,它可以让你燃起生命中的血**,但又会让你明白,重要的不是要揪住仇恨,而是看到未来。
  在很多观众眼中,《大寒》的主角是“大妮”,可是在张跃平看来,主角是村长“梁长贵”,因为他的个**中有典型的中国人、中国民族的特质。“他从最初的软弱到最后的反**,很像中国人。我们都是一味地对人保持善良,甚至挨了打也会忍让,可这样真的好吗?”剧中,“梁长贵”迎来妻离子散的一幕,他把自己连同老宅子一起烧了,旁白响起“长贵叔一把火烧了老宅子,连同他家里上百年的祖业一起……”其实,这祖业,指的就是中国人的劣根**。
  从2015年到2018年,《大寒》历时3年才终于问世,有人说《大寒》从没有离开过我们,这指的就是张跃平的情怀了。还有两年他就要退休了,拍了一辈子纪录片,并且只拍自己身边人的故事,这是他和该片**片人高巍在30多年前进阳泉市电视台时的初衷,他们没有忘记,并且不管多难都在坚持,亦如剧中的“大妮”,亦如《大寒》中所有踏**而行的人们。

  青年大妮扮演者许薇:
  20天的沉默,57天的内心煎熬

在影片拍摄前期,剧组主创曾跟随张双兵,探访过当时健在的慰安妇。那时的许薇,全程泪崩,尤其是面对老人那些悲惨的经历时,她的内心全面崩塌,数次哭着跑出了老人的房间,久久不能平复。这,就是她拍摄****《大寒》的状态,内心饱受煎熬。
  影片中,许薇饰演的女主角“大妮”本是桃源村的一户新媳妇儿,为了解救被日本人抓走的妹妹,不幸落入魔爪,在军营里饱受煎熬。片中,有不少“大妮”在日本军营受欺凌的画面,对许薇来说,要想表现慰安妇在恶劣形势下的沉痛、无奈和仇恨,内心戏是最大的挑战。“我一直不敢同演日本人的男演员多说话,即使坐一辆车也会装睡,因为害怕熟悉了会没有那种**惧和距离感。”拍摄许薇被日军凌辱的戏份用了20多天,在那些天里,全剧组都是在沉默的氛围中度过的,没有一个人谈笑风生,大家都在那种悲痛、愤慨的情绪中难以自拔。
  为了真实还原角色,许薇凡事都要亲自上阵,其中不少戏是在夏天拍摄的,她要在30多摄氏度的天气下穿着厚棉袄。“有些敏感戏都是早上或者晚上拍的,我们也没想到阳泉山里面温差那么大,天气很寒冷,可还是得穿个肚兜。”其实,劳其筋骨饿其体肤,对于演员来说都是家常便饭,但是内心戏的锤炼和打磨,才是要命的事情。许薇说:“那个年代的女**都是单纯朴实的,你既要塑造出这种感觉,还得塑造出对日本军阀咬牙切齿却束手无策的恨……”
  时至今日,提起《大寒》,提起“大妮”,许薇的眼中还是饱含热泪,作为一名青年演员,能塑造这样的角色,是最好的锤炼,也是内心深处最大的折磨。“我们总是说不要忘记历史,可是当你深陷其中正视历史时,那种伤痛无以言表。这57天的拍摄,是一种心灵的拷问和折磨。”

  老年大妮扮演者鲁园:
  这是我站着拍的最后一部戏了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